2014年6月,陈桂兰为“植物人”苏醒变残疾的丈夫扶着他在家门口一步一步练习走路。.jpg
“好妻子” 陈桂兰:真爱唤醒“植物人”
    陈桂兰,女,1961年4月出生,原福建省三明酱油厂职工,1980年12月参加工作,于2000年12月下岗。23年来,她用大爱唤醒了植物人丈夫。2009年被省文明办、省妇联评为“和谐家庭”,2009年12月被评为中国孝老爱亲好人;2010年3月被评为三明十大女性提名奖、2010年3月获三明市“三八红旗手”荣誉称号。

    陈桂兰,女,1961年4月出生,原福建省三明酱油厂职工,1980年12月参加工作,于2000年12月下岗。23年来,她用大爱唤醒了植物人丈夫。2009年被省文明办、省妇联评为“和谐家庭”2009年12月被评为中国孝老爱亲好人;2010年3月被评为三明十大女性提名奖、2010年3月三明市“三八红旗手”荣誉称号

陈桂兰扶着“植物人”苏醒变残疾的丈夫家门口练习走路。  

  年前的意外:丈夫成了“植物人”

  1993年1月23日,临近春节,一场意外把臧如根变成了“植物人”。 如今,说起那天的事,陈桂兰轻声细语,灾难似乎没有给她留下太多的阴影。 那天上午,她正在为单位(酱油厂)采购年货,突然有人告诉她:丈夫臧如根出事了,正在医院抢救。赶到医院时,丈夫所在的化工设备厂领导也来了。原来厂里出了工伤事故:由于开关失控,钢丝绳绑着的大铁钩突然从空中滑落,臧如根正在弯腰作业,脑袋被掉下的铁钩削去一角,鲜血与脑浆流出,工友虽没被砸到,但被吓得半死。“当时抢救时,医生跟我说,救回来可能也是个植物人。我说一定要救,丈夫在,我们才是一个完整的家。”陈桂兰回忆说。 臧如根在市区医院住了近三个月,后转院到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进行第二次手术,命算是保住了。但由于脑部指挥系统神经被“横空切断”,他一动不动,完全是个“植物人”,吃喝拉撒全在床上。医生说,臧如根能否醒来,得靠奇迹。 

    奇迹发生:“植物人”会小声咕哝了

  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现在天塌下来了,怎么办?陈桂兰的亲人和朋友都对她说:“你怎么想的,后头日子还长着呢,熬到啥时候是个头,趁年轻,另找个人家算了。”可她却用“孩子还小,这个家需要我”一句话掩饰住内心的痛苦。其实她心里最明白:爱人需要她,这个家需要她。就这样,一个女人用柔弱的双肩挑起家庭的重担,一头是年幼的孩子,一头是同样“嗷嗷待哺”的丈夫。 出院时,医生一再叮嘱陈桂兰要多跟丈夫说话,这样或许还能把他唤醒。回家后,陈桂兰一面不停地给丈夫按摩,一面喋喋不休地与他唠叨:今天买了什么菜,天气怎么样,儿子怎么样了,电视里在放什么……陈桂兰啥事都要拿来说一遍。 为了治疗丈夫受损的大脑,陈桂兰遵照医生嘱咐,还请来针灸师到家里,按时针灸,做恢复性治疗。每天,她都要一遍又一遍地给丈夫擦洗身子,替他弯胳膊,伸腿,抚揉背部。付出总会有收获,半年过去了,一天,针灸医师给臧如根做针灸时,她听到丈夫细微地咕哝了一声。她赶紧告诉医师,医师说没听见,但陈桂兰坚信自己确实听到丈夫受伤后第一次发出的声音。第二天,她又惊喜地听到老公轻微地咕哝了一声。“植物人”能够开口骂人,说明他正在恢复,奇迹发生了!   

    艰难搀扶:40多米要走半个多小时

  陈桂兰继续天天帮助丈夫“活动”。躺在床上的臧如根终于有了动静,看着陈桂兰,会叫“老婆”了。 能够说话,这是恢复意识的关键一步,但要下床走动,进行常规锻炼,还有一段艰辛的路要走。陈桂兰身高1.5米、体重只有40公斤,可她坚持搀扶老公下床走路。先是往前移一点点;慢慢地,丈夫可以用一条腿做支撑,再挪动另一条腿。有时,老公失去控制,她就用身体死命顶住,不让他摔倒。家门口那个小弄堂只有40多米,可他们走一趟要花半个多小时。就这样一年又一年,这对苦难夫妻相互搀扶着前行,那情景深深地打动了社区居民。 臧如根半边身子不听使唤,右手、右脚没有力气。给他洗澡时,陈桂兰就把他搀扶坐在椅子上,还要注意坐稳,不然身体会不由自主地歪倒。 

  

  说话训练:从数数字开始

  “当时,就是一门心思想让他尽早恢复,其他什么想法也没有。”陈桂兰说。丈夫有咕哝声后,她天天不时自言自语,让他能开口说话。渐渐地,臧如根从会点头摇头,到含糊地吐出了“老婆”、“好”等字,开始与她对话了。 陈桂兰很耐心。她与丈夫一起数数字,她数1,他数2,一直数到100;她看到什么东西,就让他说名字;或者举着报纸让他念一排字。慢慢地臧如根能说简短的句子了…… 陈桂兰今年55岁,臧如根58岁。如今,臧如根语言表达清楚,生活基本独立,可以上下楼梯,还会帮家里买点青菜豆腐,早点都是他买的。兴致来时,他还会跟邻居下盘象棋。 

   

  乐观前行: “我有个完整的家”

  2000年酱油厂倒闭,陈桂兰买断了工龄,现在她在社保拿生活费;丈夫受伤后,也办了退休手续。23年来,陈桂兰一肩挑着家庭,其中的辛酸,只有自己明了。儿子经历了中考、高考,上了大专,到走上工作岗位,她付出了很多心血。现在29岁的儿子在市区商场做家电维修。陈桂兰87岁的老母亲说,桂兰不容易,一边要照顾丈夫,一边还要照顾我。 陈桂兰说,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我就是乐观,不知道愁是什么。23年来,夫家与娘家的兄弟姐妹伸出了援助之手,才让她度过最艰难的日子。她也感谢单位、三元区妇联、街道和社区同志以及邻居这么多年的关心与支持。

陈桂兰照顾生病的87岁的婆婆

主办单位:中共三明市委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技术支持:三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