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菊英和半身不遂的丈夫.JPG
“好妻子”蒋菊英:用爱撑起家的晴空
    蒋菊英,现年52岁,尤溪县管前镇双山村一个普通农家妇女。10多年来,她既要照顾半身瘫痪的丈夫,又要照料成为植物人的儿子,含辛茹苦,无怨无悔。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妇女,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却让邻里为她感动,没有任何豪言壮语,却在乡亲中有口皆碑。她用中国传统女性质朴无华的举动,诠释了爱的真谛,为丈夫和儿子撑起一片晴空!

    蒋菊英,现年52岁,尤溪县管前镇双山村一个普通农家妇女。10多年来,她既要照顾半身瘫痪的丈夫,又要照料成为植物人的儿子,含辛茹苦,无怨无悔。她以弱小的身躯支撑着这个苦难的家庭,为丈夫和儿子撑起一片晴空。 

  蒋菊英出生在子女众多的蒋姓家庭,很小的时候就被双山村一户游姓人家收养。长大后,与同村的小伙子游年钦结为夫妇,先后生育了两个男孩。夫妇俩相亲相爱、起早摸黑、省吃俭用,2000年还建成一座三层砖混小屋,一家人生活其乐融融。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03年10月21日,丈夫游年钦驾驶摩托车到管前镇圩场售卖鸭子。回家途中,由于雨天路滑,道路泥泞,一不留神连人带车翻到路下,造成颈椎骨折、生命垂危。家里能卖的都卖了,亲戚能借的都借了,民间偏方能找的都找了,总之,能挽救丈夫生命的法子都用了,终于,丈夫的性命奇迹般地保住了。可是,丈夫下肢瘫痪,日常生活不能自理,要么与轮椅为伴,要么卧床不起。

  面对一贫如洗的家、半身不遂的丈夫和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多少个夜晚她暗自流泪:自己的命怎就那么苦呢!可是,在丈夫、孩子面前,蒋菊英从不抱怨,忙里忙外,既要照顾病人操持家务,又要下地干活,还要督促孩子念书,整天忙得像陀螺一般。她每天干活回来,都要给丈夫端屎端尿,擦身、喂药、喂饭、按摩、翻身。丈夫因瘫痪而脾气暴躁,经常隔三差五的冲家人发火,她总是好言劝慰。

  曾有好心人劝她改嫁,她说:“不行,我走了,这个家就完了。丈夫虽不能帮我什么,可至少能陪我说说话……”

  

照顾半身不遂的丈夫

  随着时间的流逝,两个儿子也逐渐长大成人。大儿子游昌锑,初中毕业后,来到泉州在鸿星尔克公司打工,他的朴实善良、聪明能干赢得了老板的赏识与信赖。不到两年,他被提拔为生产线车间主任,月薪七千元。游昌锑成了家里的顶梁柱,游家终于要苦尽甘来了。蒋菊英眼看着大儿子结婚、买房,又能干又孝顺,这么多年的委屈一扫而光,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脸上终于露出久违的笑容。 

  正当一家人的日子蒸蒸日上、苦尽甘来之际,命运又跟他们家开了个天大的玩笑,一场更大的灾难降临到他们头上。2011年9月20日,游昌锑出车祸了!蒋菊英欲哭无泪、肝肠寸断!因为脑组织受损严重,医生已多次下达病危通知书,并告诉蒋菊英她的儿子即便能救活也会变成植物人,醒来的希望十分渺茫。她拉住医生的手声泪俱下地说:“医生,我给你跪下!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儿子,一定要救救我的儿子!”医生动容了,经过全力抢救,儿子命是保住了,却成了植物人。 

照顾成为植物人的儿子

  儿子治疗费用和后续费用加起来对他们家而言是一笔天文数字,变卖家里所有值钱和不值钱的东西,包括儿子在泉州的房产,家里又变得一贫如洗。儿媳妇走了,她没阻拦,她说:“儿子已经毁了,我不能耽误儿媳妇的前程。她还年轻。”从此,她更忙了。她再没有时间下地干活了,全家的经济来源仅靠小儿子微薄的打工收入和政府的低保金勉强度日。一边要照顾儿子,给儿子自制流食用针筒饲喂,给儿子按摩洗澡倒粪便,一边又要照顾瘫痪的丈夫的饮食起居。如同当初照顾瘫痪的丈夫一样,每天蒋菊英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帮大儿子翻翻身体。为了避免大儿子生褥疮,不管白天黑夜,每隔两个小时,蒋菊英都要帮他翻身。她的手机闹钟总是设置两小时响一次,提醒着自己。这个身高不足一米五,体重不足八十斤的弱女子,却承担着一个强壮男劳力都无法胜任的护理重担。每次给儿子翻身,都要跪在床前,用尽浑身力气去推或者去拉,膝盖上的皮破了,肿了,钻心的疼,她都咬牙坚持,时间久了,膝盖不肿也不痛了,可是却长出了厚厚的老茧!十几年下来,蒋菊英已然从一个普通农妇,变成了“专业护理员”。由于她的精心照料,儿子身上从没长过褥疮,房间也没有一丝异味,凡是到过她家的人无不啧啧称赞。

   10多年来,蒋菊英的生命以两小时为节点,以常人难以想象的坚忍,夜以继日悉心照顾瘫痪的丈夫和变成植物人的大儿子。

  为了方便照顾儿子和丈夫,蒋菊英365天都和他们同吃同睡。而在那个狭小的房间里,却只摆着两张床。“我坐在这边,夜里也大多是坐着睡一会。”蒋菊英指着大儿子床底下的小凳子。常年没有正常睡眠,她每天看起来都很疲劳。

蒋菊英的丈夫和儿子

  看到她这么辛苦,周围的人委婉地劝她放弃儿子,蒋菊英却坚决地说:“儿子是我的命根子,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我就要照顾他,决不放弃!”

  没有人能掂量出这句话的真正份量,也没人能真正体会这份几乎无望的默默坚守的心酸。可是,蒋菊英说到了,也做到了。转眼间,蒋菊英含辛茹苦照顾病床上儿子已经四年多了,然而,苦难并不因母亲的善良而稍减。

  2015年1月3日,蒋菊英像往常一样给儿子翻身,“不对,身子怎么这么烫?”蒋菊英马上意识到:“锑儿病了,赶紧送医院!”囿于医疗条件和技术水平,面对因胸积水高烧不退的游昌锑,管前镇卫生院的医生们束手无策,下达了病危通知书。蒋菊英感觉天都塌了,眼前一黑,她自己也休克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过了许久,她才醒了过来,可一返过神来,她就急切地抓住医生的手说:“医生,求求你,请帮我打120,我要送锑儿去福州!”

  如同四年前因车祸脑组织受损严重濒临死亡而当机立断把儿子送到医院救治一样,一贫如洗的蒋菊英义无反顾地把儿子送进福州协和医院。也许是母子情未了、也许是冥冥之中她的诚心再次感动了上苍,她又一次把儿子从死神的手中“抢救”回来,创造了“生命”的奇迹。

  面对每天4000多元的医疗费,面对命悬一线的儿子,蒋菊英倾尽所有、竭尽所能,用苦行僧般的执着、殉道者般的虔诚,小心呵护着儿子脆弱的生命之灯。

  终于,经过一个多月的精心治疗,儿子病情稳定,出院回家了,却又欠下7万多元的医疗费。

  她长年悉心照顾丈夫和儿子的感人事迹,在管前镇乡村传为美谈,经媒体报道后,得到社会的广泛点赞,2014年10月入选“中国好人榜”。一人有难,众人相助。当一双双或熟悉或陌生的援助之手把温暖送到蒋菊英手上时,蒋菊英感激万分,她说:“感谢那些好心人,感谢党和政府!要是没有他们的帮助与关心,我们家早就撑不下去了。我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他们。要是,要是有一天锑儿实在不行了,我希望把他的器官捐献给红十字会……”

  这位平凡的母亲把自己无尽的爱献给了儿子,那么无私、那么纯粹,尽管家贫如洗,可是她的心不但装着儿子、丈夫,还装着感恩和责任,她又是多么富有、多么伟大!

  不抛弃瘫痪的丈夫,不放弃变成植物人的儿子,这其中的苦涩与艰辛,若非心中有大爱,人性有至善,谁可办到?

  这是对生命的呵护与珍惜,这是对命运的抗争与守望,这是对责任的奉献与坚守,这是对大爱的诠释与礼赞!

  如今,父子俩的生活都依靠蒋菊英瘦弱的肩膀来支撑。让她欣慰的是,小儿子外出打工,还不时带钱回家。蒋菊英也在照顾丈夫和大儿子间隙,在家周围种点金柑、养些鸡鸭换钱。而家里1亩多的稻田则全由亲朋好友帮忙,可收稻谷千余斤,一家人的口粮勉强够了。几年来,家里的债务也基本还清,只剩大儿子当年结婚时向朋友借的两万多元,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而今旧债未还又添新债,可谓雪上加霜,但是,蒋菊英坚定地说“做人一定要有良心,欠的钱一定要还,再苦再累也要千方百计把每一笔还上。”

  蒋菊英,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妇女,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却让邻里为她感动,没有任何豪言壮语,却在乡亲中有口皆碑。她用中国传统女性质朴无华的举动,诠释了爱的真谛,为丈夫和儿子撑起一片晴空!

主办单位:中共三明市委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技术支持:三明网